精彩都市小說 舊檔案-第二章 地心 第一節 隕落

舊檔案
小說推薦舊檔案旧档案
“阿伟,你在距离目的地60多光年的地方干嘛?”
“马上,我这燃料不够。”
由于阿伟在运送货物的时候,目标偏离航线,导致燃料消耗后无法有足够的动能进行空间跳跃,不过幸运的是附近0.3光年的地方就有一个燃烧着的恒星,以及一些行星,其中就有一个富含核聚变原料的星球。
不多时,阿伟来到了目的地,根据仪器显示,还有一颗星球适合生物居住,阿伟想了想,毕竟杰哥的婚礼不能空着手去,索性就去那颗星球上弄点土特产,一共也就几个小时,而且这个时间内,飞船还得吃不少原料。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小說
阿伟乘着穿梭机分离母舰,大概几小时后就能赶回母星参加杰哥的庆典了,只是接下来的故事,或许并没有一来一回这么容易。
“杰哥,你看,这个星球上有好多奇怪的东西,要不要带回一个植物当盆栽啊?”
“阿伟,那个植物很危险吧?”
“这个彬彬就是逊啦,这个植物是没毒的,而且叶子还能吃哟。”
“好了,赶紧回来啦。”
“燃料还得补充一段时间,所以我可能会迟一会儿。”
三人有说有笑,阿伟高举平板给杰哥和彬彬记录着这颗美丽的星球。淡蓝色的天空,还有洁白的云彩,如同人类最初的母星一样,这里的植物也是绿色的,放眼望去,山与山在远处勾画深蓝色的轮廓。
阿伟降落的地方是一个小平原,唯一奇怪的是,目前为止阿伟没有见过任何这颗星球的原住民,甚至是一个小动物。
“怪了,这个星球没有生物嘛,赛瑞,帮我查下这颗星球有没有原住民。”
“马上为您查阅星盟资料。”
“落落果星,因为盛产落落果而被命名的星球,200年前这里有大量原住民,所属物种有人类,精灵,只是资料显示200年前这里发生过一场大战,之后便不得而知,同时星盟也封锁关于这片区域的消息,似乎这里的原住民已经由于内战销声匿迹了。”
“真是一段可悲的历史。”
“诶,那前面,是战争留下来的弹坑嘛。”
阿伟走到这个坑洞旁边,低头看去,这个坑似乎贯穿整个星球,下面是无法预知的黑暗。
“根据扫描,还请您离这个坑洞远一点。”
“咋了,这坑不会是什么怪物住的……”
“啊!”
坑洞上方的泥土突然松动,阿伟也掉了下去,无边的黑暗里传开阿伟的惨叫,“赛瑞,快点吧穿梭机开过来!”
“好的,即将为你定位坐……”
“不会吧,没信号了?”
阿伟一路坠落,在这暗无天日的洞穴中高速移动,唯一能让他看见的是,刚刚掉下来的入口处还有亮光。
如果这个洞穴底部是平地的话,差不多就可以开席了,只是阿伟感觉自己一直掉落却并未碰到任何物体,只能看见亮光越来越模糊。
不知过了多久,阿伟也喊累了,索性就用剩余的电量录起遗言,“杰哥,彬彬,或者是其它人,如果真的有人看见这段视频,可能证明我已经死了,但是我想请看到这段视频的人,可以向我和杰哥说一声抱歉,我不能……”
一口水猛地呛入嗓子,求生的本能让阿伟朝着头顶的水面不断游去,大约半分钟后,阿伟来到水面,深吸一口气,冲着岸边前进。
不多时,阿伟就爬上了岸,他吐出刚刚卡在喉咙里的水,大口的喘着粗气,回复一些体力后他开始环顾四周,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他的头顶是一片白蒙蒙的天,而他的脚下,是一片湖面和身后的森林。
不远处的树林还走过来两个人影。
阿伟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只是由于刚刚不断下落,以及突如其来的困境,让他疲惫的不能起身,眼看着两个人越走越近,阿伟只能本能得想去求助,却一股脑的昏了过去……

精品都市言情 十八戒調查局笔趣-第一百零九章.借刀殺人讀書

十八戒調查局
小說推薦十八戒調查局十八戒调查局
“借刀杀人啊!何主任,你这一招是真的妙!”刘乘御在后面拍了拍手,何主任听后一怔,笑了笑道,“刘乘御,你还真看出我肚子里的坏水了!”
重生種田生活 天然無家
“我哪敢啊!”刘乘御摆了摆手,“现场的嫌疑很多,但张端局的作风那就是喜欢借刀杀人,一口定罪这就是我们的作风嘛!”
“这么说,你有点不爽咯?”现场弥漫着一股极微的火药味。
“我哪说我不爽?我只是觉得妙,何况,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这难道不是吗?”刘乘御伸了伸懒腰。
“算你识相!”
“因为这件事,哪怕他与这一场发火没有干系我们也会强加上干系。”何主任说出了他们讨论的想法,“同时,我们还申请的一份行动的铁令,而我们本次行动斩首的人物便是墨嘉和钟琪琪。”
“这样不会打草惊蛇吗?”司子懿举手打断了何主任的话。
“肯定会,但我们申请了行动的铁令,有行动的铁令在就如同砍头前有免死金牌!”清主任继续说道,“何况我们还得要来一波前奏!让这一记借刀杀人变得如此理所应当!”
“那么接下来没什么问题了吧?”
“有!”胖子举了举手,“那我们该从哪进行前奏?”
“考虑了你们执行一次重大任务,人性化的带你们好好放松!顺带着放松的同时也好好执行任务!”
我们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可这番话就跟打了鸡血般使我们全身快活,由于本次行动属于我们单枪行动,本次的装备绕过了老司机的聚道私下分配好了,就放在我们的武器柜里,我拿出柜里写有我名字的袋子,由于此次任务开展是在城市行动,各种杀伤力十足的武器都不能戴在身上,就连防弹衣也是一级防护,简单来说是为了方便隐藏设计的,一个部位只能挡住一颗子弹,这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袋子里简单的躺着两把奥地利17型手枪和几发备用弹夹,行动用的甩棍,腰带,匕首和一些通用证件,就连耳机也开始从蓝牙换成了有线式对讲耳机,里面的一批武器和上一次任务相比实在差了不少,看着有点寒酸的装备我想也就手枪有点牌面。
值得一提的是,这枪还有灰尘的,我们两见到有点点怀疑,这么大个局子连这点装备都不保养?还是说表面的东西是牌面?
胖子看着袋子里的装备不由得一脸嫌弃,伸手去擦了擦装备上的灰尘,对我说,“小白,这一批武器该不会是前几年留下来的吧?什么时候局里也变得抠抠搜搜的!”
“你也偷着乐吧,也就这两把硬家伙拿的上牌面!”我检查了一下两把手枪确定没问题后便塞入腰带上的枪套里。
“你这可说对了!这就是前几年的,不久,也就五年!”杨墨谦拆开枪膛检查了一下整体确定没大问题后才放心的收进枪套里,还顺带调侃了一下,“胖子,你可小心点,塞档里容易走火!”
这句话不由得让我们想起胖子内档里藏枪的画面,这可着实让胖子吓得不轻,一旁的孟九懦打岔,“别听他胡说,这枪三个月前检修过,我们自己检修后拍着枪口杠杠的说还能凑合着用几年!”
这几句话可把胖子吓得没了三魂七魄,哆哆嗦嗦的拿着枪,说“还真是第一次拿枪手抖的!”
“小胖墩,你可小心,这枪容易走火,对着自己就行!”清主任在一旁吓唬。
“没办法,像这种的保密行动提供的装备属实是很少,像这样的保密行动也就执行人,张端局和任处长知道,再加上要绕过黄文章提供装备的渠道,张端局为了我们着想才申请了这一批秘密装备,给到这般装备,没让你拿着树枝乱戳就很给你面子了!”何主任白了多事的胖子一眼。
胖子则露出苦笑,“我头一次觉得老司机这人很好…”
穿好隐匿于衣服下的护甲,把武器证件行李等放在包里我们便离开办公室再次踏上这一次任务的征程,门口早已停有两辆路虎等着我们,上了车后踩足油门往着机场开。
飞机在我们来的路上已经热身好了,本次的目标前往的便是事发的成都街,在飞机上我们得知,自爆炸事件后那边一直处于封锁的状态,目前还在深入调查事故的原因。
“在当时的1935年,在那还是个繁华的闹区,其中在那最有名的便是一个戏院,可突如一场大火,大火烧了整整五天,火势灭了后,有些人就出法子,挖个大坑埋一层人放一层土,一层一层这样堆叠起来,这就是万人坑的由来,这样的事其实没什么稀奇的,毕竟那一块土没死过人?但在那”
一下飞机后就有当地的专案人员接待我们,简单跟我们接待后就把我们送去了事发地,一下车我们也算是亮足了牌面,各处记者争相的把麦克风递过来要报道。
催眠全家H♥中等生活
“你们就是特别调查组的吗?”
“对于本次事件你们特别调查组有什么行动针对吗?”
“本次事件的罪魁祸首你们调查到了吗?”
“还有什么内部消息可以透漏的吗?”
胖子面前递了个麦克风,麦克风的主子还是个小姐姐,人长得有几分美,胖子这货就有点受不住了,清了清嗓子就装模作样,“本次的行动呢…”
一听到胖子有话说,所有麦克风都围了上去,各路记者都抢先要获得第一版头条,胖子也就是想趁此寥寥,可是这货要是乱说别说何清两位主任的脸色挂不住,他要是乱说张端局还不直接一脚把他给踹出门口!
“死胖子!”何主任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耳朵就把他往里提着走,我跟在胖子后面,那些麦克风自然就怼到了我面前。
“你能透漏一下此次行动的细节吗?”
“刚刚的小胖子有话要说那么你肯定知道些什么!”
数台摄影机麦克风对着我,还有相机,我多少有点吃不消,我扭头看向清主任,清主任冷冷的对我使了个眼色,我脑筋瞬间一转,脱口而出,“对不起,我们执行的任务是秘密,稍后一切都看官方回答,请各位见谅!”
过了警戒线何主任就对着胖子猛踹屁股,“你个死胖子,‘借刀杀人’这事你要是乱说,小心我把你嘴巴给缝起来!”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細胞監獄 起點-第二千一百六十四章 工作交接分享

我的細胞監獄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監獄我的细胞监狱
时间退回到【下棋时间】
韩东与神秘小人在经历过无数纪元的对决后,最终分出胜负的那一刻。
棋盘已由三维世界延伸到十一维,且这样的状态维系了很长时间。
神秘小人的血量降为【0】,
而坐在对面的韩东仅剩一滴血。
神秘小人拍了拍胸脯,舒缓一口大气,“哇!真险啊……你这家伙要不要这么搞人心态~非要弄得这么惊险,搞不好你真会输哎。”
咳咳咳~回应他的却只有咳嗽声
韩东所在的位置仅剩一具干尸骨架,
脊椎骨借由根状触须立在地面,下半身已彻底风化……腐败的头颅勉强保持着完整,至少大脑还是新鲜的。
咳嗽声由近乎溃烂的喉咙间发出,
鼻孔不断滴淌着脑浆与血液的混合物,
随着对局的结束,
堆积于精神间的无尽压力全部散去,
韩东这幅得到补全的「初代身体」,重新响起心跳声, 一根根血管重新长出而进行肉体层面的补全。
花费整整一天时间, 总算是恢复到最初的状态。
这样的自愈也引来神秘小人的连连称赞:
“不错嘛……精神被摧残到这种程度,肉体与灵魂在对局期间彻底腐朽,居然只花费一天的时间就恢复了。
真不愧是‘结构层面’的「补全者」。”
韩东轻声回应着:“前辈好像很希望自己能输掉一样。”
“对啊~兼职「命运看守者」可是很累的,每天需要接待不知道多少个达到【开门】阶段,需要看一看真理之门的小家伙。
运气不好的话,还会遇见你这样多次跑来这里惹人烦的家伙。
不过,总算是解脱了!
全能法神 xiao少爺
现在这份工作轮到你来做了。”
“话说, 如果我要接替前辈工作的话,必须像这样守在门口,与每一位见证真理的来者玩牌吗?”
“不。
一旦转移, 你想怎么搞就怎么搞~我只是懒得开拓空间,因个人原因喜欢找人下棋而已。
你完全可以将这里打造成各种不同的考核区域,
通过不同的手段验证不同类型的个体, 判断他们是否具备【开门】的资格。
基本上是没有限制的, 只要伱别乱搞。”
“那就好。”
“赶紧跟我来进行「工作交接」~这個鬼地方,我一刻都不想呆了。
其实,你所在的【S-01】存在着一个很特别的‘家伙’……那家伙自诞生便来到我这里, 实际上完全可接纳我的工作。
可祂却极其偏执、甚至疯狂地选择拒绝, 非要搞什么混沌体系,培养出更多的「补全者」。
不过,那家伙的确很有能耐,还真让祂搞出近似于「补全者」的后代。
你能来到这里,部分程度上也与祂有关。
等工作交接完成,你可以亲自和祂聊聊。”
“好的。”
神秘小人口中的‘东西’是什么,韩东心里已有答案。
轰隆隆~
【真理之门】由神秘小人亲自推开,溢出的白光瞬间铺满韩东视野。
霎时间,一张全景宙域图将韩东包裹于其中,
在这里可以看见黑塔所管理的所有世界,每个世界的基础设定,以及所有世界的运转规则,结构设定等等。
最重要的,当时存在于所有世界背后,支撑着一切基础的「真理本质」
“你在家伙在【伪王】时,便借助S-01间的作弊书籍达到‘伪真理的状态’,让你具备越阶与上位搏杀的基础。
有这样的基础,理解起来应该不是很难吧?
我第一次看到这番图景时,表情和你差不多……好了!慢慢看吧,等你搞明白真理本质时, 也就是工作交接完成之时。
别让我等太久了。”
“谢谢前辈。”
随着韩东的学习,
一道道象征着真理本质的纹路也同时烙印于世界树间,慢慢将其转变为真理之树。
……
时间回到现在
随着大总统的气息散尽。
萦绕于失控者心间的「统御感」完全消散,战争近乎在瞬间停歇。
联合大军的目光也近乎投向韩东,
没有任何人解析出韩东的‘等级’,
或许在韩东身上根本不存在‘等级’这样的常规定义,
或者说,在韩东赢下棋局一览真理本质的时候,所有可用于定义的东西便不复存在。
看破真理,明晰一切
所有的失控者在韩东眼中均化作‘四层构造’。
肉体、灵魂、意识以及一条能表征他们能力构成的真理之树。
其中不乏许多十分有趣的存在。
不过,
当韩东看向一旁的灰色前辈时,
肉、灵以及意识的界限变得无比模糊,
而最重要的真理之树被一团混沌浓雾所阻挡,如果想要强行看清,将会遭到一只特殊眼眸的凝视,
将会触及到S-01最恐怖的那位存在。
『灰色前辈在‘容貌’层面相当于半个「补全者」,就算我不来……最终,大总统一样会被击杀,真是可怕。
等搞完这里与黑塔的事情,就去混沌间与主宰谈一谈吧。』
韩东微微一笑,对灰色行者说着:
“前辈,待会儿可能需要借用一下你创造出来的【镜面空间】。”
“嗯。”
韩东转而面向整个战场,声音直达所有失控者的大脑:
『大总统已死,各位应该十分清楚你们目前的处境……我并不想进行全面清除或是思维奴役。
由我创建的全新世界目前急需「人才引进」。
灵魂契约会发放到你们各自的手中。
或许自由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束缚,但绝对比你们在B.B.C或是逃亡期间的处境要好不少,尖端人才还能争取更多自由与权限。
另外,你们在战斗期间所受的伤势,包括【污染】,也将得到免费治疗。
给出你们各自的答案吧。』
韩东的声音比大总统更具胁迫性,
如针刺般扎进他们的大脑,如病毒般侵蚀着他们的肉体。
一张张字数过万,详细阐述监狱规则的「灵魂契约」直接浮现于所有失控者的手中。
即便上面写明着【监狱】、【囚犯】等等约束性的字眼,
但如果细读的话,会发现一些很有意思的管理、晋升制度,
而且,
在这样的境地下,他们根本没有选择……相较于沦为异魔那种根本没有人形可言的奴役,在监狱里的生活要好上太多。
更重要的是,
不少王级失控者,更是目睹了韩东刚刚「捏碎真理」的可怕一幕。
其中一些认知较深的国王可以给出一项断论,
这位青年已越过「世界线」。
每个人心中或多或少均存在着‘强者崇拜’的心理,其中一些失控者反而将这样的灵魂契约视作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想要借此机会了解突破世界线的方法。
即便自身无法做到,
能待在这等越线者的世界间,何尝不是一个全新且有趣的开始。
毫无疑问,
所有失控者签下《囚犯契约》。
韩东做出一个手掌挤压的动作,将灰色创造的镜面空间压缩到手掌间,有且仅有签订契约的失控者受到影响。
再将这样的压缩空间,小心翼翼放进「世界魔方」。
“呼~接下来就需要花时间对每位囚犯进行登记、检测以及区域安排。只要搞定这个繁琐的流程,监狱整体就能正式运作。
世界的时间也将在那时正式走动。”
就在韩东完成最后一件事时,
啪!
一脚重重踹来。
Bang!硬生生将韩东踹得向前踉跄一步
“尼古拉斯你这家伙……跑到我前面去了吗?虽然猜到你驾驭《死灵之书》可能会得到一个全新姿态,没想到会达到老爹口中的那根线之上。
真让人不爽。”
踹人者正是格林。
在他身后还跟着所有的原质。
韩东放眼看去时,在他们身上看不到任何的【限制】,因异魔血脉所流淌的混沌属性,让他们不会被王位束缚。
虽然很难,
但绝对有机会在王的基础上更上一层,越过那根线。
尤其是已达【终主】的格林,韩东在看过去时,只能视见其意识间的无尽深渊而看不到真理构成……甚至能嗅到一丝危险。
没有多说什么。
展开双臂将格林紧紧抱住,如同最要好的兄弟那般,手掌拍打于格林那满是孔洞的背部。
“格林,等你上来。”
“你这家伙就喜欢说些废话……不过,真有意思~这下我的目标又明确了不少,哈哈哈!”
听着格林的深渊笑声,
韩东也不由得笑出声来,久久无法停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