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行星X之旅 ptt-第五十六章費米悖論(下)熱推

行星X之旅
小說推薦行星X之旅行星X之旅
张南笙说:“我认为:费尔悖论在逻辑上站得住脚,如果银河系存在大量先进的地外文明,那么为什么人类连飞船或者探测器之类的证据都看不到?地球几千年有文明史以来,的确没有发现一件可以确信的证据,证明有地外文明造访过地球。”
“一个人从来没死过,你不能给他下结论:他不会死。”
张南笙白她一眼继续说:“近几十年来,各国科学家想尽了一切办法,不但极力搜寻外星文明的电波,还向太空发出地球文明的信息,可一点结果也没有。各地看到外星人的传说虽然很多,如美国的五十一区,但都是民间说法,没有官方认可。”
他停下等高婷玉发表看法,见她不作声,又说:“有人认为这是官方有意隐瞒此事。你不觉得这违反逻辑吗?假若外星人真的来访地球,必定有其目,他干嘛要躲躲闪闪呢?离地球最近的恒星距离有四点三光年,他们能来到地球,可以想象得出,他们的科技有多发达。地球人自然构成不了对他们的威胁。他们能来一次,就能来十次百次,又岂是官方包得住的?总而言之,费米悖论就是不相信有外星文明到地球。”
高婷玉没打岔,认认真真地听。
张南笙喝了一口水,继续说:“因此我认为,月亮事件,与外星人毫无关系。当然,费米悖论是个开放性的假设,不反对有不同的看法。客观、严谨地给月亮事件定性是:不明飞行物。至于说球状闪电,知情的人,认为没有足够的证据。”
高婷玉看他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才说:“我认为:费米悖论是建立在外星文明很普遍的前提下才成立的。茫茫宇宙,浩瀚无边,就拿银河系来说,直径十万光年,有科学家推算过,银河系两千亿颗恒星,有十亿颗类似地球的行星,继而推算有十万个智慧文明。这个概率,自然是沧海一粟。
文明本来就很少,能到地球的就更少。地球短短的几千年文明史,想要发现外星文明,当然少之又少。
但不可否认外星文明就没到过地球。月亮事件,我们解释不通,还有更多的人类上古留下来的实物、传说,我们同样解释不通。”
高婷玉喝了一口水,继续说“外星人到地球来,自然是有目的。但他的目的,不一定要让地球的人知晓,他有他的担忧,他有他的处事逻辑,遵循的可能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优胜劣汰、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张南笙插话道:“有意思,继续说。”
“对于各个文明阶段而言,可利用或支配的资源,是有限的。他要来打你家东西的主意,干嘛要告诉你?他担心你与他争食,他当然躲着你。或许他正在策划一场灭绝地球文明的灾难,他就更不会让你看到他的行踪了。因此,我看费米老先生,也有武断的地方。”
张南笙说:“短短的几十年,由于探索手段的进步,人类的认知是费米老先生时代预料不到的。比如行星的数量,远远比恒星的数量多,甚至还找到了宜居行星。但外星文明使用丛林法则未免危言耸听,杞人忧天。”
高婷玉陷于沉思。
“假若单是一次月亮事件的话,我的问题没那么多。可我李自衡和王清善第二次又看到飞碟,我不得不朝这方面想。”
这话触动了张南笙的神经,他凑近高婷玉,“什么时候?在哪看到的?这事可没听到传闻。”
“月亮事件后的几天,在郊外,用望远镜看的。”
“用望远镜看的?他俩不会是说笑吧?”
“王清善难说,李自衡不会。”高婷玉语气肯定。
“上次月亮事件,我两次去向他了解情况。有一次是陪着专家去的。专家从他的职业、学历和当时讲话的表情分析,他讲的情况,可信度比较高。后来见的那次他是怎么说的?”
高婷玉想了想,说:“在南郊外一个黄昏,他们说飞机不可能直线转弯。因此断定那一定是飞碟。”
张南笙不以为然:“我大学的专业是工程机械,物理学的基础不差。的确,飞机不可能直线拐弯。但现在满天都是无人机。无人机还可以锐角转向呢。他们看到的,应该是无人机。”
高婷玉力争:“他们说了,无人机的速度不可能那么快,他们还隐隐看出碟子的形状。”
张南笙见她说的认真,稍稍改变了态度,露出抱怨的神情:“我交代过他们,发现什么情况告诉我一声,可他不吭声。”
“他说没有拍照,说出去怕人误解是蹭网红。我们一块聊天时他们才说的。”
“我得找个时间去问问他。两次见到飞碟,你对费米先生有看法了,是吗?”张南笙调侃着。
高婷玉犹豫了片刻:“我有一件压在我心头疑问。”
张南笙看着她,示意她说下去。
高婷玉停了好一会儿,终于开了口:“这件事仅限于我俩之间。你千万不要说出去,你能保证吗?”
“能!”张南笙很坚定也很认真。
“住我隔壁,是一个女人……”高婷玉向张南笙简要地讲述了与孟传乐相识以来的经过。
张南笙宁神听着,不时还低头沉思,看得出,他被高婷玉讲的事情吸引住了。
高婷玉最后说:“你不觉得钟秀秀有些诡异吗?会不会与飞碟的事情有关呢?”
张南笙梳理着头脑中的各种信息,稀土矿案件再一次出现在脑海里。
“极少出门的漂亮女生,无中生有的微信,真实的蝴蝶,超凡的记忆力。嗯,是有些诡异。我马上查查她的情况。”
于是,他到办公桌前,摇动鼠标,电脑的屏保消失。
“钟秀秀,女,二十三岁,住址,城南区阳明小区11号。没有工作单位。”张南笙边查边说,“社会关系有父亲,牛天朗,丧偶,工作单位,海滨大学物理系、教授。再婚,现配偶,秦江怡。原配没有资料。”
高婷玉也到电脑前细看。“阳明小区11号,在哪?”
“我负责的范围,我清楚,是一栋别墅。这还真有些奇怪。她有别墅为何还到你隔壁租房住呢?难道她是把别墅租出去了?我抽个时间了解一下。”
他想想又说:“父女不同姓,可能她是随母亲姓吧。不过,牛天朗的户籍资料是很久以前的了。海大里的机构没有改变,还是物理系。十年前就改为物理学院了。这么说钟秀秀的确是本地人。会与飞碟有关吗?”
“这事我只觉得疑惑,你可千万不要声张。她俩是我要好的朋友,闹出什么意外来,我可没好意思再见到他们。”高婷玉有些不放心。
荒蛊之岛
“我懂,仅限于我俩之间。不过,在资料里找不出什么问题。我想,可能你是被月亮事件刺激了。”
“可那几件事怎么解释?”高婷玉仍有不甘。
“或许真的是孟传乐病了,或许就是他使的花招。目的嘛,只有他知道。就像曾大铭,事情没败露前,谁能想到是那么回事呢?至于那超强的记忆力,是有些玄。可也有人做得到。但孟传乐短短的时间,能有这么好的记忆力,的确匪夷所思。”张南笙锁着眉头说。
“算了,你也别上心了,我只是觉得好奇。他俩对人很好的,没有伤害过谁。就当没这回事好啦。”高婷玉说完,站起身,离开了警察分局。
她出大门时,正好让孟传乐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