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仗劍嘯蒼穹 愛下-三四二 平三番遙望魂島 探異族再聞秘辛 二五推薦

仗劍嘯蒼穹
小說推薦仗劍嘯蒼穹仗剑啸苍穹
赶往朝阳城的途中,默啜听了郑凌霄的话却是没有感觉到惊讶,只是嘿嘿一笑道:“嘿嘿,主人是不是想说吃了这药之后就会过分的透支我的生命潜力,以后就再也没有晋升的可能,就永远卡在破墟境一转,无论用再多的资源都没有用啦!呵呵,其实老奴我已经是差不多要死的人啦,若是能突破的话,便会平白的多出数百年的寿元,那就已经够啦!”
郑凌霄点点头道:“嗯,看来你还是想到了一些,不过这只是这种类型的丹药最普遍的副作用而已,而这筑身丹却是不同,它利用了武者的生命血肉精华,还有其他一些神魂方面的药材,可是这些药材的功效却是十分的霸道,它们会在一年之内慢慢地侵蚀掉你们的自我意识,也就是说,到时候你们就只能成为一具没有神智的躯壳,随时等待着魂巫族的入驻,也就成了们们的工具啦!”
一品仵作 凤今
默啜闻言禁不住身子一抖,看向郑凌霄道:“主人,你可不要诓骗于我,我们以前可是有三位兄弟······”接下来的话他说不下去了,就这么站在原地呆愣了一会儿喃喃道:“不对,那三人的确是晋升了破墟境没有错,可是从那以后却再也没有见过他们啦,起初还认为她们是因为修为提升而被提拔重用了,可是现在想来根本就没有那么简单!”
想到这里,默啜的身子猛然一颤,立即快步跟上了前面的众人,然后再看向郑凌霄手中那枚筑身丹时,眼神从渴望变成了惊惧,过了好久终于还是忍不住结结巴巴的道:“主、主人,既然那东西如此的可怕,您还拿着它干什么呀,还是赶紧扔掉吧,现在我一看见那东西心里就发怵!”
紫悦轩立即插嘴道:“你个笨蛋,居然连自己主人是巅峰的玄丹师都不知道吗,凡是遇到了新奇的丹药他都要研究一番的,以后你习惯就好啦,嘻嘻,告诉你一个秘密哦,在你主人的手里可是有延寿丹的哦,只要你表现得足够好的话,想死都难!”
辰时,众人来到了朝阳城下,不过令他们感到奇怪的是,这里的城门就仿佛是根本没有关闭一样,城门口也没有站岗的士兵,这就使得进出城的秩序显得十分的混乱,甚至有人就这么的在城门口发生了口角大打出手。
看到这些,小少年不禁皱眉道:“看这里的情况,莫不是一哥他们在城里闹出大事了吧!”说完也不等他人有所反应,就直接冲了进去,城中却是笼罩着一种十分诡异的气氛,百姓们的脸上都带着欣喜与紧张的神色,不过在看到有巡逻队经过的时候,却又装出一副很悲痛的样子。
就在众人顺着人流的方向前进的时候,却是有一支巡逻队将他们给拦了下来,一名膀大腰圆的军官冲着他们喝道:“你们是什么人,来城里干什么,哼,一看就是新来的,恐怕与那刺客有关,来人,给我拿下,带回去细细审问!”
欧阳蓉闻言大怒,二话不说,一闪身就出现在了那军官的面前,一掌直接印在了他的胸口,哼了一声道:“哼,都说朝阳城无法无天,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你们这些个垃圾,除了欺负老百姓以外还能干些什么呢,一群饭桶!”
这一手确实是将另外的那些巡逻军给吓住了,她们的队长怎么说也是轮回境的强者呀,竟然被人家一掌就给解决了,就在他们惶恐不安的时候,郑凌霄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来问你们,城里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搞得你们居然连城门都不关,也不守啦!”
在问话的时候,郑凌霄直接放出了强者的威压,那些士兵一个个的都吓得双腿发抖,其中一人颤颤巍巍地回答道:“昨天来了一伙人,他们二话不说,冲进了城主大人的府邸将里面的护卫全部打倒,而城主大人整个家族三百余口,除了妇孺以外,全都被屠戮殆尽,并且还将他们的家财搜刮一空,可是这帮人却偏偏是实力强绝,根本就没有要逃跑的意思,接下来便去了副城主的府邸,也就是一两个时辰,又将副城主一家四百余口屠戮一空,席卷家财扬长而去,这帮人似乎是疯了一样,现在又去了其它的大人家里,城里都已经完全乱啦,刚才我们看见你们与那些人穿着差不多,所以便认定你们是同伙,想要······”
紫悦轩却是有些恼怒了,冷哼一声,刚要准备呵斥几句却是突然听到远处有一声沉闷的爆响传来,紧接着就是一阵的惊叫声,那名士兵下意识地转过头看了一眼,顿时脸色就是一阵煞白,惊恐的道:“那里,那里是我们守备将军的府邸,那些人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啊,难道他们不知道守备将军府邸是有重兵把守的吗,而且,将军本人可是咱们城的最强武者呀,而且他还是王城某位大人的亲戚,这一下可真的就是闯了大祸了呀,就连我们这些人都要受到连累,完啦!”
郑凌霄却没有去管那士兵怎么想,就在爆炸刚出现的时候他就带着人朝那方向急速地赶了过去,越是靠近那爆炸的声响就越大,很快,众人就看到有六道身影从那府邸飞了起来,虚立半空,下一秒又有数十道身影飞了起来,将六人给围了起来,突然一道张狂的大笑声传来:“哈哈,就知道你们会跑我这儿来,老子已经等了你们很久啦,哼,我可不像那几个蠢货,有了大把的资源却只知道藏起来,告诉你们,我早就已经培养了大批的高手,为的就是对付你们这样的人,来呀,统统给我拿下,死活勿论!”
傻瓜王爷的杀手妃 小说
空中,那数十人一下子就朝着一哥六人扑杀了过去,地面上,郑凌霄等人看着这一幕,却没有半点想要上去帮忙的意思,柳青颜撇了撇嘴说道:“切,就这些个轮回境、生死境的玩意儿就能够叫做高手?莫不是那个什么将军有什么误会吧!”
污染處理磚家
杜灵萱淡淡的道:“也不是啊,他们之中也确实有几个砺元境的高手呢,身手还是很不错的,在同级别中虽然算不上顶尖,不过也属于中上等啦,看来,这个守备将军的确还算得上是有些远见呐,小五,我们上吗?”
郑凌霄摇了摇头道:“没有必要,这种程度对他们没有威胁,涂师兄几人都在刻意的给师姐制造机会呢,咱们现在要做的反而是去看好那守备将军的家人,呵呵,我不信他看不出一哥他们的修为,这样的作法很明显就是在给他的家人制造逃走的机会!”
默啜嘿嘿一笑道:“嘿嘿,主人,其实这个很简单,守备将军府只有前后两个门,正门这边他们显然不会走,那么就跟我来吧,后门却是通往一个谁都想不到的地方,嘿嘿,我要不是运气足够好的话,也不可能发现的!”
接下来,一行人就在默啜的带领下也不知道是怎么东弯西绕的居然来到了一个叫做烟柳胡同的地方,说是胡同,其实是一条大街,在看到这地方的名字的时候郑凌霄的脸色就十分地古怪了起来,却是不无恶意地对默啜说道:“我说,守备将军将后门开在这种地方,他夫人能饶了他?”
默啜耸了耸肩表示不知道,紫悦轩和欧阳蓉等四女却是一脸懵,小妮子天真的道:“这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我感觉很不错呀,嘻嘻,你们看这里还布置得十分的好看呢,这个守备将军的欣赏水平还是蛮不错的嘛,小五,等去了完胜城我们也找这样的一处地方买座小楼好不好!”
此话一出,默啜顿时就忍不住了,放声大笑了起来,一只手还不停地在路旁的一个石墩子上拍打着,那涕泪横流的样子简直就不像个饱经风霜的老头子,郑凌霄的脸色则是黑得像锅底,一言不发,只有金夫人大笑着将紫悦轩拉了过来,在她耳旁嘀咕了一番,小妮子的一张脸顿时就变得通红,还不停地跺脚大骂守备将军无耻败类。
笑完过后,郑凌霄开口问道:“默啜,你确定那守备将军家的后门是在这种地方吗,要知道,这里可是距离守备将军府一条街呢,他家怎么可能有这么大?”
默啜却是一脸的无奈,解释道:“我英明神武的主人,你是那么的英明,可是却为什么连这点都想不到呢,地道啊,只要用地道将两座房子给串连起来不就得了吗,平时两边都互相不影响,只不过是为了那最为重要的一刻!”
闻言,郑凌霄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不由得呵呵一笑,嘀咕道:“呵呵,还真有那流星蝴蝶剑中孙玉伯的一点风采呢,就这样的布置,确实谁也想不到,除了古龙。”
就在说话间,众人来到了一座名叫翠红楼的占地面积极大的五层花楼前,郑凌霄见到都不禁一惊,脱口道:“嚯,这派头,恐怕就连赖昌星的红楼也要自愧不如啊,默啜,你确定是这里没错?”
默啜拍着胸膛道:“绝对没错,主人您应该明白的,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会刻意记下来的,咱们进去一查探您不就全都明白了吗!呃,顺便问一下,古龙和赖昌星是谁?”
郑凌霄没有废话,直接展开神识,很快就将这翠红楼全都探查了个遍,然后眉毛一挑道:“呵呵,默啜,这下子你可是立了大功啦,走,进去看看!”
小少年就这么直接朝着那翠红楼的大门走了过去,一点也没有要隐藏身形的意思,其余众人也没有多问,下一刻只听到哐当一声响,大门直接被一脚踢开,大厅中五六十人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其中有一人最为引人注目,那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长得风神俊朗,一身白袍更是将之衬托得英武不凡,最重要的是他的修为,竟然已经达到了生死境巅峰,隐隐有突破的迹象,只不过他的根基却是有些不稳,想来是最近使用了某种天才地宝的结果。
张三丰
双方甫一见面都有一些发怔,不过这翠红楼的老鸨,一名四十多岁的胖女人却是最先反应过来,她一摆手中的团扇,咯咯笑道:“哎哟喂,诸位客官,你们要是想来找姑娘的话,那可不是时候啊,况且咱们这里现在正在谈生意呢,若是想要光顾的话还请晚上前来,到时候一定给你们一个大大的优惠可好啊!咯咯。”
郑凌霄却是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手指轻轻一弹,便有一股大力将其给弹飞了出去,然后缓步走到了那位男子的面前,呵呵一笑道:“呵呵,你就是守备将军的大公子吧,刚才我听默啜说过了,你可是被誉为这朝阳城百年来的第一天才呀,据说那禄亲王都想要招揽你进入王府,却是被你父亲给拒绝啦,呵呵,这一次是想要从这里逃走,还是说想要借助此地躲藏一二呢?”
青年被他的这一股气势给压迫得额头冒汗,不过却是死死地咬着唇没有说话,只是一双眼睛充满愤怒地盯着面前的这个看起来比他还小的家伙,突然,在旁边有一人大喝一声,朝着郑凌霄就攻了过来,那拳头上附着的真元说明他妥妥的就是一位砺元境高阶的武者!
可是,令众人意外的是,站在那小少年身边的一位十分漂亮的女子仿佛是无意识地挥了挥手,与此同时,一道蓝光划过了一条优美的弧线,自那攻击者的脖颈间一闪而没,下一秒,一颗头颅就这么掉在了地上,打向那小家伙的一拳也在即将临身前戛然而止,顿时,整个大厅里一片安静。
片刻后,郑凌霄的轻笑声响起:“呵呵,诸位,你们没有机会的,不要作无谓的挣扎,等会儿我会将你们带去前面大战之处,若是平常你们没有做什么鱼肉乡里的事情的话,便不会有什么事情,不必惊慌。”
他一边说,一边将那青年腰间的一个只有巴掌大的皮囊拿了过来,也顺便将众人的储物戒指都收了起来,然后带着他们缓缓地来到了前门大战之处,此时,战斗已然结束,毫无疑问,守备将军一方的三十多人落败,大半被杀死,只有少部分受了重伤的人躺在地上翻滚哀嚎,守备将军则是跌坐在地,背靠在大门外的石狮子上,口中有汩汩鲜血流出。
他一双眼睛不甘地看向一哥,正要问什么,却突然从人群中传来了一道悲凄的叫喊声:“爹!”紧接着,一名白跑青年朝他跑了过来,半路上竟然是一个不稳跌了一跤,然而,他却是不管不顾,手脚并用地爬了过去,丝毫没有顾及自己狼狈的形象,一把将守备将军抱入怀中,边渡入真元边哭喊道:“爹,你怎么啦,你一定要撑住啊!”然后他在身上摸了摸,随即又看向了郑凌霄,哀求道:“我爹不行啦,求求你,给一颗丹药吧,接下来,你们要我做什么都行!”
郑凌霄想了想,微微一笑,还是将一枚续命丹弹了过去,青年接住二话不说就给守备将军服了下去,眼看着他的状态稳定了下来,青年也仿佛是松了口气一般,守备将军沙哑着嗓子问道:“川儿,不是叫你躲藏几天吗,你怎么来啦,快走,快走啊,咳咳。”
青年却是惨笑一声道:“哈哈,爹呀,咱们自以为的安全之地其实早就被人家给知道了,福伯想要偷袭,却是连人家小姑娘的随意一击都挡不住啊,现在我们全部都成为了人家的俎上鱼肉啦!”
守备将军闻言,眼神一瞬间就暗淡了下去,不过片刻后,他又突然睁开了眼睛,目光中带着熊熊的怒火看向一众人用出了平生最大的力气怒喝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与我家究竟有什么仇怨,与我朝阳城中的贵族又有什么仇怨,竟然是布下了封禁大阵,要将我们这些人赶尽杀绝!”
郑凌霄上前一步,淡淡的道:“原本我没有必要与你废话,不过现在也借着这个机会让全城的人都知晓你们为什么要死,巫神教最近在你们朝阳城范围内作的恶也都有你们的一份儿吧,呵呵,不要否认,看你的情况就知道是使用了巫神教提供的凝魂草,而且,我们在击破巫神教鄱阳城和朝阳城两处分舵的时候从那里得到的卷宗都不约而同地记载了你们的罪行,哼,拿数十万人来换你们修为的精进,这样的事情让我看不惯,所以就来灭了你们咯!”
哗~~~~此言一出,顿时就让围观的数万人都禁不住喧哗了起来,一时间议论纷纷:“我就说这些日子以来屡屡出现的人口失踪现象肯定是由这些个贵族的老爷搞出来的吧,你们还不信,怎么样,现在没话说了吧!”
“可是他们要这么多人来干嘛,如果是需要人做什么事情的话,只需要贴出一张通告,再拿出一些月钱不就好了嘛,还有,他们提到的那个巫神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呀?”
一时间全场都被这浪潮般的议论声给淹没了,郑凌霄没有去管其它,看着那无比震惊的青年男子,戏谑一笑道:“哦?这些事情你居然都不知道啊,是不知道呢还是不想知道啊,不过这都不要紧,你做好选择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