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命中之紋-第十七章前篇 小先生熱推

命中之紋
小說推薦命中之紋命中之纹
夜深人静,森林里却更显幽静,一处被处理出的大空地,此时有一个车队在此停歇。
五堆明亮的篝火在空地上勉强能给人送来些许温暖,而此时的人们若不是想要靠火做些食物,绝不会将篝火放在空地中央,因为此时刚好六月刚出头,夜晚十分的燥热,染上了人们的心。
“老刘,你饭做好了吗!老子快热死了!”
“对啊,老刘,快点啊。”
“……”
一位身穿朴素短衣的男人,掩藏的火热的眼神无时无刻注视着临台时灶中的菜,口中却敷衍道:“快了快了,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最后那一句他是在心里说的。
虽然现在的帝王,待民如子,并不建议侍卫们在公共场合下讨论自己,包括口口声声说要当皇帝,但这样的话基本没有人敢说,因为这不仅是帝国千百年以来早已留下的习惯,更是对绝对实力的敬畏!
……
“饭菜来喽。”
“哦哦哦!干饭干饭!”
帅气小千与可爱小千
“吼吼吼,老子快饿死了。”
“……”
暗处,草丛堆后露一双双翠绿的眸子,正在慢慢看着吃饭的侍卫们,而它们脚下早已不成人样的巡逻的侍卫,早已通体冰凉,一旁熄灭的火把似乎也永远不会再点燃了。
“嚎呜~”
突入袭来的狼嚎声威震四野,惊动了林间栖息的鸟,更惊动了整个车队的侍卫们。
空地周围,一只只恶狼成群结队,后腿微屈发力,前腿向前伸展,在黑夜中还能清楚的看见它们身上那银灰色的皮毛,口中早已积蓄的口水。
此时肆无忌惮的飞泄在空中,锋利散发凶光的尖牙,凶相毕露的展示在敌人面前。
“是月猎狼!快去拿武器。”
而此次护送车队的侍卫们大多数修为也只是凝纹境和控纹境,最高的也仅仅只是战纹境而已。
月猎狼群哪怕是最差的,其狼群中的狼王都是三命修为!况且狼群的默契度和团结是此时他们无法比拟的,基本在二命境界里可谓是十分强悍。
有几个人,还没有来得及便被月猎狼撕咬成碎片,庆幸的是大多数人都按照先前安排好的阵型,一边进行抵挡,一边保护好货物。
很远处,准备休息的程月听到有什么动静,扭过头,陈然看着在他怀里酣睡的小独角兽,随后,默许的点点头。
程月大手一挥,立刻将准备好的东西收回储物戒指,陈然肃声道:“你先过去观察,我随后到,不要掉以轻心。”
“知道了,师父。”
程月并没有释放命纹,反而是踏在树干上,借力跳上较为粗大的树枝,依靠自身的弹跳力和命之气灵活地在树枝间跳跃,利用高处开阔的视野,贴心的为陈然开路。
待程月靠近空地时,心底里有一丝不安,脑海中一道声音传来:
“月,停一下!”
程月毫不犹豫地找了一处较为隐蔽的地方来隐藏自己,问道:“凡,你也感觉到了吗?”
“嗯,有两股令我心悸的力量在此处,多靠了四帝脉石,没想到这么长的时间,竟然奇迹般的将我们的感知提高了不少。”
“是啊,一开始我也没想到,它还会有这样的作用。”
说完,程月看向正在与月猎狼群战斗的侍卫们, 至少超过二十只月猎狼!月猎狼的利爪正在不断挥向他们的护盾,用不了多久,他们便是盘中餐。
一处普普通通的马车内,一位黑衣老者,身披披风,宛如黑夜中幽鬼般,看起来其自身实力一定不低,此时的老者正在车内冥想,听到后的他,早已清醒,只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出手,反而不敢置信的看向手中同样漆黑的戒指,口中喃喃道。
“暗溪有反应了?!”
随后,老者沉吟了半天,决定最后出手解决。
“你没事吧?”
“没事,还能抗住……小心身后!”
那人急忙回过头,只见一只月猎狼见到有空隙趁机突袭过来,侍卫见到眼前张开血光悚然的利齿后,连自己的表情都没反应过来,只露出那惊恐的眼神。
“嗖。”
一张盾牌急速飞来,正正好好的飞进那只月猎狼的口中,月猎狼下意识地咬住,但盾牌所带来的冲击力,直接将月猎狼给冲飞开来。
“啊?”
在场的所有人都注意到一边,连月猎狼群都停下的进攻。
只见一位少年散发着炎热的命之气,额头处一个人形命纹赫然伫立在那里,矫健的身姿在空中旋转,落在一个马车上。
灿紫的眸子,环视着在场的每个人。
荒野星君 小說
“他,他是谁?”
“怎么是一个小孩?”
“艹,这个时候还有小孩来逞英雄。”
……
“嚎呜~”
在场的人再次将目光转移,丛林间缓步走出一只月猎狼,只不过不同于其他月猎狼,不仅体型不一般的月猎狼高半头,而且在它的头上有一个金色的斑点。
程月目光有些凝重,侍卫中有一人沉声道:“这是月猎狼王,和我一样是三命的修为。”
随后,那人又说道:“我来对付它,你们务必要保护车队上的物品。”说罢,散发出战纹境的实力,冲向狼王。
“没事吧?”
程月伸出手,询问道刚才的那个侍卫。
侍卫一怔,呆呆地抓住程月的手,程月将他从地上拉起来。
刚刚拉起来,那个侍卫又立即向程月跪下,连忙磕头感谢道:“感谢恩人!感谢恩人!我上有老下有小,没有我出来挣钱,我们家就得遭灭顶之灾了。感谢感谢……”
程月急忙将侍卫拉起来,一边说道:“大叔,别这样,这是我应该做的,有无辜的人见死不救不是我的作风。”
“吼!”
这时,又有一只月猎狼突袭过来,速度极快。
“不好,是二命!”
月猎狼血口大盆对着程月,此刻的程月根本无法迅速做出反应!
“嗖。”
“哧!”
程月瞬间冷汗直下,反应过来后,他现在直接给自己了一巴掌。
原来,刚刚有一杆长枪从树林间穿过,直射月猎狼的脑袋,最后,身为命之兽竟然牢牢的被一杆长枪锁定在地上!白花花的脑浆顺着长枪缓缓流下来,一旁的侍卫早已承受不住,疯狂呕吐。
而程月虽然也很不好受,但较强的心理素质,还是让他冷静下来,随后,他知道这一枪是在帮他。
我老闆是閻王 小說
虽然所发射力气与程月相同,但所造成的穿透力绝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这不仅需要这个人十分了解命之兽的弱点,还要非常熟练的控制力量。
程月正在默默感受到那人的所在处,忽然随便的一瞥,一双如同漆黑珍珠的澄澈眸子映入程月的眼帘。
只是那一瞬间,便消失了。
“是它吗?”
“好像不是诶,但能知道它对我们有点嫌弃。”
“哈?”
……
“铛铛铛。”
那位修为是战纹境的侍卫早已衣衫褴褛,只不过一直手握长剑,强撑着身子而已。
对面的月猎狼王露出人性化的轻蔑,先前的战斗并没有让它受伤,它抬起利爪用猩红的舌头进行清理,优雅的动作,丝毫不把的敌人放在眼里。
“可恶,你这个畜生,我要杀了你!”
“崩山击!”
侍卫握紧双拳,直冲冲地锤向地面,在狼王脚下土属性的命之气凝聚成一个石锥,从地面破土而出。
狼王感觉不对,想要立即后撤一步,但还是石锥的速度更快,坚硬的岩壳将狼王前左爪划出一道伤口,鲜红的血液慢慢地染红了周围的皮毛。
狼王突然一怔,随后,原本轻蔑的眼神,此时充满凶光!
已经到夏天的时候了,但那个侍卫却低着头浑身冰凉,僵硬的抬一下头,瞄了一眼狼王,瞬间毛骨悚然,浑身颤抖。
“嚎呜!!”
“嗷呜~嗷呜~”
“嗷呜~嗷呜~”
群狼也跟着嗥叫起来了,狼王口中吐出令人发冷的气息,此刻的利爪也布上了霜雪,身似疾风般穿了过去,而那个侍卫一动不动,若不是见到狼王的冲击,不然仿佛时间停止了。
程月自言自语道:“那是命技吗?”
“不是哦,他还没有到七命,不过它是四命!”
程月欣喜道:“师父,您终于来了。”
暗处,有一双漆黑的眼眸有些懵呆的看着程月。
陈然浅笑着点点头。
“老大?!!”
程月扭过头,看见那个侍卫被纵切成三段,其他的侍卫被狼群包围。
随后,狼王引颈长嚎,面带凶光的向着陈然袭来。
四命的速度就是如此之快,眨眼间,利爪挥出,些许刚刚还未干涸的血液率先甩在陈然脸上……
“不!”
千钧一发之际,强烈的雷属性包裹着程月的拳头,毫不畏惧的迎向狼王,而凡在现阶段也只能为程月提供转化命之气。
“轰。”
只见狼王竟被程月打了回去,程月的嗓音开始变得嘶哑:“我不想与你们为敌,因为我也有一个命之兽的朋友,但你杀了我的亲人,我不管你是谁,你就算是再强我也要杀了你!”
话还没说完,程月迅速拾起地上的两柄长剑,冲向狼王。
狼王不会坐以待毙,利爪向前一挥,想要凭借自身的力量直接打破程月的防御,直接结束。
程月见状,利用命之气腾空一跳,左手一松,长剑在空中旋转,用脚奋力一踢,剑体被附带有的星星焰火,径直线穿梭空气,狼王不得做好防御姿态,结果竟将它几根利爪尽数刺断!
但狼王硬生生的将长剑又甩向程月,程月不由得大惊。
这时,一股青色气流将长剑的剑头压低,程月见此想到了,当初还在忆水城的时候,陈然有一节课教他学会以力借力,先前他一直都在训练中测试过,而且效果很不明显。要么受伤要么受重伤,陈然对此也是非常苦恼,而程月当时没把这节课当回事,而现在他终于有些理解了。
但这何尝不是一个机会!
“把自己想象成一团光,看似无用,却以微末聚为磅礴。”
“光?凡我们上!”
“咔嚓。”
源源的命之气开始不断融入程月体内,九重天的第五重已经再次回归!
凡此时用尽自身的全力,终于将程月右手的长剑布满情绪高涨的雷电!
程月如蜻蜓点水般,将自身停住在长剑上,右腿发力奋跃旋转,将自身化作紫色的陀螺。
“嗖!”
一柄布满紫色雷电的长剑从空中刺下,宛若高天之鹰带着审判的雷罚,为之判罪!
“嗷呜~”
……
真的是许久,马车上的人不知何时站在刚刚那位三命侍卫的位置,而对面有着金色斑点的狼王早已身死,望着昏倒的程月不禁感慨道:“阁下,这便是你所说的考验,小先生真是‘大开眼界’啊。”
原本那位死去的战纹境侍卫正在指挥着其他的侍卫们清理其余月猎狼的尸体,所有的侍卫们都一脸敬畏的看着已经昏倒的程月,整个狼群加上狼王只有六只!但狼王确确实实是四命的修为。
老者只杀了狼王(四命),侍卫们杀了两只一命和一只二命,程月独自杀了一只一命和一只二命!
虽然在场的人都看出程月,此时的程月是凝纹境五重,修为比在场的人都低,尤其是侍卫们,他们感到都十分羞愧。
“好厉害呀,刚才大人说什么……萧先生?”
“那叫小先生,唉,人家还没我们大呢,就能在大人认可下称之为先生了。”
“别说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
身着白袍的英俊男子温柔地从树林间走出,悄悄地走到程月的身旁,眼眸却对树林间的一处方向有所意向后,又回到早已力竭的少年,而另一边额头处没有金色斑点的月猎狼,它的背部深深的插着一柄还未散去的“雷罚”。
金银色混搭的发丝下,那是一双充满着自豪的鎏金眸子。
老者摇头道:“老夫,名:古,在北秦帝国貌似没有听说过类似于阁下有着如此精神力的强者。”
陈然仰天遥望月亮,叹息道:“在下名为洛然,既已是一个死人,只是临终前被强加了我这一生不会后悔的事,又活过来了而已。”
陈然瞥了一眼马车上的标志,不禁挑了眉,【临溪】。
“在外称临溪人,有两者,一为学院,二为商会。看先生如此,想必为第二者,此番我们师徒与你们恰好一路……”
老者活了这么久,倒是有些精明,但还是不禁苦笑道:
“阁下,不必客气,待黎明到来时出发,在前方几十里有一处公共商镇,我会为你们准备一辆舒适的马车,不建议的话可以与我们一路通行,倒也省去了几番波折。”
陈然笑着应答道:“古先生且退一步,叫我先生便可,不过如此安排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