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天才國醫》-第一百七十七章 他會整個人燒起來的!鑒賞

天才國醫
小說推薦天才國醫天才国医
魏明渊的声音不大,却很刺耳。
李庆林顿时急了。
一个箭步上前,反驳道:“魏教授,请你说话放尊重一点,我老师的针法……”
“神乎其技是么?”
英雄情结
魏明渊拱了拱手,“那就请你们用事实说话!”
“我!”
李庆林被狠狠噎了一下,脸色涨红了挺久,才回怼出来,“有本事说我们,你不也是束手无策,不然,你行你上啊!”
“庆林,够了!”
秦南山振声呵斥,“患者家属还在这里,这是让你们推卸责任,相互埋怨的时候吗!”
李庆林用力握拳,但考虑到医院的形象,还是把怒气强忍下去,对石通微微躬身。
“石先生,是我太冲动了,不好意思。”
石通靠着冰冷的墙壁,面容并没有多少表情,但那种麻木的沉静,才更让人觉得窒息。
从他刚才经历的动作来看,不是警察,便是军人。
甚至,可能是传承了父亲的精神,也是一位消防队员。
他们把一生都贡献给人民,可到头来,连一副健全的身体都保留不下,这实在令人遗憾和神伤。
“其实,这病未必就是不治之症。”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锁定在林霄的身上。
尤其是石通,血管虬结,双目发红,像是要把人吞了一样。
秦南山想提醒林霄别那么冲动,却被魏明渊一马抢先,质问道:“你连脉象病理都断错了,还谈什么治病救人,林霄啊林霄,想靠着名气与光环治病,迟早会让你万劫不复的,明不明白!”
“如果你医不好,那就闭嘴。”
林霄脸色冷峻,言语像一把刀子,狠狠戳了上去,“邪毒内陷,寒邪深伏,伴发重度寒痛,胸涨气郁,严重者神昏谵语,舌红苔黄,这所有症状,都与患者一一对应,你却按照热症治疗,病人还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他的造化了!”
“你说什么!”
魏明渊声调拔高,却久久没有后话。
话音虽落,可这番诊断,竟在他的脑海萦绕不绝。
自始至终,他都以热症下药,不仅收效甚微,病理上也有许多地方难以辩证,要是按林霄的这番说辞,那些阻塞的思路,似乎是通畅了起来。
可,这不可能啊!
病情的起因是那场大火,而且没听患者嘴里喊得什么吗?
热啊!
若是寒邪侵体,早把人冻成冰棍了,哪会吵吵什么燥热难忍!
石通听明白了林霄与魏明渊在争辩什么,忍不住问道:“林医生,可我爸一直说他热的厉害,如果像您所说是什么寒症,他怎么会……”
“问题就出在这里。”
林霄叹息一声,“那场大火给患者留下了很重的心理阴影,甚至这种阴影,影响了他的实际感受,即使暴露在寒冷的条件下,他也会感觉燥热,好像身体里有一蓬永远都灭不掉的火焰那样,可他的身体,不可能随着感受而做出反应,长时间的寒冷,让他沉寒痼冷数十年,才成了今天这幅样子。”
“这……”
石通听的傻眼。
何止是他,秦南山都听懵逼了,满脑子都回荡着重复的一句话。
竟然还可以这样?!
“因为心理问题,影响了患者对于寒热的判断,这个结论虽然荒诞,但似乎是唯一的解释了。”
沐婉秋流露沉思之态,突然问道,“石先生,这些年来,有没有带患者做过心理评估?”
石通迷茫的摇摇头。
心理健康对于神州人来说,还是一个太陌生的概念,别说他们这些普通人了,即便是医生行列,也有太多人对于心理疾病,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
“秦院,秦院……”
伴着一道慌张的声音,ICU的随床护士跌跌撞撞闯入进来。
秦南山脸色剧沉,这护士负责的,不正是石通的父亲么!
“患者的情绪太激动了,我们根本控制不住,而且他,他说……”
随床护士不断的吞咽口水,既是缓解气息,也是在消化内心的震撼,“他想要一台冰箱,把自己装进去,要不然,他会整个人烧起来的。”
顷刻间,全场哗然。
林霄的瞳孔也瞬间缩紧,沉声问:“石先生,你父亲真的把自己放进过冰箱吗?”
“听,听他说过几次。”
石通声音震颤,“但都被我们阻止住了,难道说……”
林霄点点头:“你父亲一个人的时候,恐怕经常会这么做,对他来说,只有这种方式,才能降下心中的那场大火,而这数十年的趁疴寒疾,也就这么一点点积累下来了。”
在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咋舌。
谁能想到,寒症竟是这么来的?!
“就算让你说中了,可你有治疗的法子吗!”
眼看事情出现转机,魏明渊突然又浇来一盆冷水,“把热症换成寒症,我也想不出哪个方子能生出奇效,至于你的针法,患者的腿部穴位消失了不少吧,我不相信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发挥出《长鲸吸水》多少功力。”
这一点上,林霄并未反驳他:“这次的治疗中,针法只能起辅助作用,我要用的,是《川乌头汤》。”
“那不用试了。”
魏明渊冷呵一声,“《川乌头汤》针对一般的疼痛顽麻,确实是有不错的效果,可患者是沉寒重症,病灶已经是根深蒂固,别说这一剂《川乌头汤》没什么用,哪怕你再加几道药方,照旧是杯水车薪,改变不了最终的结局!”
在针法上,他无法与林霄相提并论,可说起药学,他自认在这家中心医院里,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话落,他又抱憾说道:“要是能给我足够的时间,也许我能从一些古方中找到诊治之法,可惜这患者……”
“连寒热症都分不出来,给你多少时间也是浪费。”
林霄淡淡撂下一句,再次把魏明渊气的面色铁青,随即他对李庆林道,“联系药房,让他们把《川乌头汤》的药材都拿过来,不要分剂量,有多少拿多少,患者病情严重,所有的药材都需要由我过目,否则达不到最终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