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富豪是怎樣煉成的笔趣-第063章 舔狗老黃相伴

富豪是怎樣煉成的
小說推薦富豪是怎樣煉成的富豪是怎样炼成的
在去的路上。
江东市欧美佳看到我的短信,立马给我来了电话,还告诉我明天几点的航班。
因为我开着免提,老黄听懂了我和欧美佳的赌注。
挂断电话,老黄搓着手,突然老脸一红,也不像之前那般深沉,反而有些兴奋的问我:“南啊,你能不能和欧总说声,让我也跟你去江东,我很能吃苦的,工地的活,我干的来。”
“哈哈。”
我笑着问老黄:“没工资你也去?”
“管吃管住就行。”老黄激动的拍大腿。
“行,我帮你问问。”
我又打开手机,给欧美佳打电话。
没想到,话还没说完,老黄一把抢过电话,和电话里的欧美佳打着包票道:“欧总,你放心,我老黄啥都没有,就是有力气。”
电话里,欧美佳娇笑着答应了老黄的要求,还表示到时会正常按公司一样的标准,支付老黄工资。
挂断电话,我翻着白眼告诉老黄:“你这是标准的舔狗表现。”
老黄傻乐着回我:“无所谓,只要能成功抱得美人归,当舔狗也没什么不好。”
看着老黄开心的模样,我决定还是将曾经和欧美佳发生一夜的情事烂在肚子里,永远不让他知道。
……
重回跆拳道馆,学生们正在男教练的带领下练习。
没办法,我和老黄只能干等他们休息时间打听。
“我估计啊,这些学生是不会知道那娘们家里住址的。”老黄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提醒我。
我掏出香烟,抽出一支给他,让他提提神。
终于!
学生们练习结束了。
学生们穿鞋往外走的同时,我也正脱鞋往里走。
老黄还拦着学生挨个询问范媛媛的住址,被拦的学生都在摇头表示不知道。
而我,则是径直往里走,找到了男教练。
男教练见我突然到访,奇怪的问我:“你是?”
“嘿嘿。”我挠头笑了笑,然后掏出香烟递上,对方拒绝表示不吸烟时,我说道:“您好,我是媛媛男朋友。”
“男朋友?怎么没听小范提起过。”男教练挺惊讶的。
而我这时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道:“不怪媛媛,我们俩才交往没多久。”
男教练听了,正在换衣服的手忽然停下,转身上前握着我的手,热情的笑道:“兄弟,你不容易啊。”男教练说完,小心翼翼的四处望了望,深怕范媛媛突然出现,然后这才继续开口道:“小范教练你要好好调教调教,人家五爷有心想收了我们跆拳道馆,扩大发扬跆拳道精神,五爷每次派人来和我们谈合作,可是每次小范都太凶了,不是把人打跑就是骂跑,这段时间连我都不敢和她说话。”
我听的云里雾里的,什么五爷,什么合作。
见我没听明白,男教练掏出名片,继续说道:“我们当初都是一个教练带出来的,后来我们三个合伙办了这家跆拳道馆,海天的五爷见我们办的不错,学生也挺多,有意想让我们扩大……”
“停!”
我看着名片上的名字,吴英雄,听他说那么多,我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也压根没兴趣了解这些,转而问这位吴英雄:“额!哥们,您说的这些我都清楚,我这次来是想向你打听媛媛家住哪里的。”
“怎么?你不是她男朋友吗?”吴英雄很诧异。
“当然是啊。”我狡辩着。
吴英雄这时摊手道:“那你怎么会不知道小范住哪里。”
老黄没从学生口里问到地址,来到我身边,见我好像要穿帮,他有些紧张的看我。
而我脑瓜子快速想了想。
有了!
我这时附耳向吴英雄小声解释道:“这不是才交往嘛,我们连那啥都还没有发生,现在吵架了,不理我,所以我才想上她家哄她原谅我。”
老黄这货还跟上来,好奇的想偷听。
我瞪了他一眼。
吴英雄听闻,会心一笑,表示理解,还真告诉了我范媛媛住哪里。
拿到地址,我和老黄立马动身前往。
来到范媛媛所在的小区,因为车辆不属于小区,门卫没让我们进,说是没有车位了。
没办法,只好将车停在路边。
门卫问我们住在哪一栋,我把范媛媛家301告诉门卫,门卫还真让我们进了。
来到小区楼下。
我和老黄上楼,甚至有些紧张。
“叮咚!”
老黄颤抖着手按响门铃,我骂他没出息,又不是干见不得人的事。
“来了。”
是范媛媛的声音,果真是这里。
咔滋!
门开了。
门开的一瞬间,我立马顶了上去,范媛媛想关门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你们要干什么。”范媛媛急了,跑到厨房,操起菜刀,突然大骂道:“王八蛋,给老娘滚出去,滚呐!”
范媛媛挥舞着菜刀,还不停的拿身边的物件丢我们。
老黄这鳖犊子,吓得撒腿就跑。
见范媛媛突然发现没东西可丢,便想要拿菜刀丢我,我立马也撒腿就跑。
咚咚咚!
我和老黄一前一后跑下楼。
老黄脸都吓的煞白,上气不接下气的向我哀求道:“我的妈呀,这娘们太凶猛了,向南,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来了。”
我微微喘着气,告诉老黄先回去,从长计议。
回到酒店,梁璐见我们样子有些狼狈,奇怪的问我们干嘛去了。
老黄没把住嘴,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全告诉梁璐,气的我骂老黄不讲义气。
“咯咯咯…”
梁璐站在电视机旁笑的肚子都疼了。
“老黄,我不甘心,晚上我们再去一次。”
老黄一听还要去,吓的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嘴上还回着:“我不去了,打死我都不去了。”
我很无语。
梁璐这时嬉笑着站出来告诉我:“向南哥,我去,我跟你一起去。”
我没答应,让她老老实实的酒店待着。
……
晚上八点多,我决定下楼,独自再去找梁璐。
刚下楼,走到宾馆大厅。
“嘻嘻,我就知道你要去。”
大厅里,梁璐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脸得意的等着我。
超能透视 欲如水
我气得不行,想让她回去。
梁璐就像狗皮膏药一样,撕都撕不下来。
没好气的让梁璐上车后,我警告她别坏我的事。
“好的,向南哥,嘻嘻。”梁璐眨巴眨巴眼睛,一副开心无比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