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穿書後我靠便利店帶太子逃荒笔趣-第六十二章 關於翻舊賬這件事熱推

穿書後我靠便利店帶太子逃荒
小說推薦穿書後我靠便利店帶太子逃荒穿书后我靠便利店带太子逃荒
“你让我磨了这么久的墨,我让你摔一跤,咱俩扯平。”白璐笑完了,蹲下身平视着还没爬起来的李清年。
“要不是你跟陆老说让我计票,我会找你磨墨?”李清年被白璐阴了一手,又气着白璐没选自己,坐在地上也不想起来了,用另一只脚把墨台踢远,恨恨地看着白璐。
“是你把我手腕捏痛先。”白璐被李清年这样一顶,还就蹲在地上和他翻起旧账来。
“是你不理我先。”李清年不甘示弱,寸步不让。
“是你没有理由就怀疑我还故意恶心我先。”白璐想到李清年那个眼神就生气,更何况他后面还和颜雅走那么近。
“是你藏着一堆秘密顾左右而言他先。”李清年则想起白璐明明浑身秘密一个都不愿意告诉他的事,他的底牌白璐都知道了,凭什么白璐还能对他藏着那么多。
“是你折腾我还吃了我一堆鱼丸先。”
“是你威胁我跟你逃荒说吃喝不愁先。”
“是你……”
白璐词穷了。
这样追溯起来,确实是她起的头。
“你咋这么能翻旧账呢。”白璐理亏,但看着韩晓光在旁边不怀好意看戏的模样又拉不下面子,气鼓鼓地起身走了。
“起来吧。”韩晓光忍着笑朝还盯着白璐背影的李清年伸出手。
李清年这会倒是出了好些怒气,心情也转好了,也不要韩晓光扶,自己就爬了起来。
“她还知道是自己不对,还算有救。”嘀咕了一句,李清年便掸了掸长袍,皱着眉看了眼衣角处的墨团,一瘸一拐地往白村长和陆老那边而去。
“李秀才,你这是?”陆老有些惊讶地看着狼狈的李清年,方才他还是个风度翩翩的少年郎呢,怎么这一会功夫,就成这样了。
“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李清年笑着挠了挠头,把手里的纸张递过去。
“这是最后的结果,请二老过目。”
白村长先陆老一步抢过纸,从头到尾看了好一会,才默不作声地把纸递给陆老,自己拄着拐杖走到人群边。
“各位都安静一下,结果出来了。”
陆老则是一目十行地看完,便拿着纸也走了过去。
李清年却没有过去凑热闹,而是默默地退回方才计票的地方,找韩晓光更换衣袍擦药膏去了。
白璐和李清年翻完旧账就到白家人那边去坐着了,她是一直在旁边磨墨的,虽然对古代的字不认得几个,却听也能听出来谁最后当选了。
“村长,由陆老当选。账房,由何方当选。农官,由陈峰当选。”白村长干脆利落地说完,便走到人群里,留陆老一个人站在最前面。
村民们也没有太过惊讶,他们投完票出来都交流了一番,这情况和他们预计的也差不多。
“何方和陈峰可否出来,我还不认识二位呢。”陆老面对着众人的目光半点不怯场,反而点了另外两人的名。
一个稍微瘦弱些留着山羊胡的男子和一个身体健壮皮肤黝黑面相憨厚的壮汉便应声走了出来,他们和陆老打着招呼,一边一个站在陆老身边。
“承蒙各位厚爱,选了我陆成林当村长,我年纪虽然大,可很多事也不懂,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还望大家多多包涵。当然,我也在这里保证,我会尽我所能解决大家的问题,和大家一起把咱们村建设地更好。”陆老毕竟在留云村当了那么久的村长,这些话说得毫不磕绊,还十分诚恳。
陆玄明立时在底下叫好给自己亲爹撑腰,留云村的人也跟着鼓掌,里四村的人虽然不太热情,但也没有反对的。
Claymore大剑
说实话,他们的白村长平时就不怎么管事,所以这次投票,里四村的人票都分散了,而留云村的人却基本都投了陆老。
在这样没有提前商量的情况下,足以看出白村长和陆老哪个更让人放心。
何方和陈峰话都不多,只简单地说了两句,表达了感谢和会好好做事的意愿就继续当木头桩子了。
他们没想过自己能当选,不过真被选上了,也自然愿意好好干。
“那么第一步,我们该有个新的村名,这名字啊,还请大家回去想想,我们明天再定,如何?”陆老没有一直说场面话,干脆利落地开始进行了工作安排。
见村民们没有异议,陆老便继续道:“第二件事,就是之前白姑娘提出的分地法,我是赞同的,二位是什么意见呢?”
何方和陈峰原是里四村的人,和陆老并不熟悉,却都明事理,白璐最初提出这个方法时就没什么抵触的情绪,这会见陆老表了态,更不会明着和这位新村长过不去。
“我也赞同。”何方摸着山羊胡须道。
“我没意见。”陈峰摇了摇头,没再多话。
陆老笑着点头,看向众人:“那可有反对的?咱们畅所欲言啊,往后要是再提出反对,可就没用了。”
有了先前白璐的震慑,又有了现在这新的三位村官的认同,谁还会在这个事情上面死磕?
毕竟,男儿郎多的家里,没有损失,女儿家多的,则是多了好处。
唯有几个男子心里膈应,可现在也不会当众出来说。
“看来大家都不反对,那么我们就按这个法子分地了,无论年龄大小,不论男女,都分两亩地。”陆老一锤定音,又趁热打铁道,“李清年作为咱们唯一的秀才,我准备让他来帮帮我。”
他没说具体帮什么,村民们也没问。
谁让李清年是唯一的读书人,肚子里墨水多着呢,用处总是有的。
“我还想让白姑娘也来帮着规划建设,大家都知道,她鬼点子多。”
这句话的反应却和之前不同了。
第一个反对的就是绿果。
“她懂什么?她就知道抢人东西,她懂什么的建设!”绿果对谁当村长是毫不在意的,对李清年去帮忙是骄傲自豪的。
可到了白璐这里,就是点了炸药罐子了。
就白璐,还能参与规划建设?
那岂不是就能和清年哥哥朝夕相处了?
这她绝对不允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