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深空彼岸 ptt-新篇 第143章 說起來你們可能不信相伴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洞府酒店,莲花状神晶吊灯高悬,流动梦幻色彩,金碧辉煌的大厅中,宾主皆满脸笑意,许多人举着酒杯向天妖朱川敬酒,盯着他手中那块骨。
青金石铺地,袅袅仙雾缭绕,桌案上各种灵果都可见,仙品不在少数。
“各位请过目。”朱川开口,一头火红的长发,眼睛中有火光在跳动,真是不舍啊,但是,他确实怕被人干掉。
到了他这种层面,已经有资格得知宇宙中的部分真相了,事实上是,成仙的不自由。
真正活在现世的,能够往来各界的,那才算是真正的大佬,目前,他也只是比真仙强而已。
他已经猜测到,这块骨涉及到了御道层面,那个生物应该抵达不了那种境界,但是有部分骨头蜕变到位了。
此时,九重天大圆满的真仙,甚至有十重天生灵在场,都高度重视,内心激动,他们也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妙,不可言状。”天蝎族一位老仙,人形,穿着天蝎外壳炼制的仙甲,第一个接过去,激动到发抖。
他眼中有丝丝缕缕的光芒,凝视此骨,当然手并未碰到,也不敢去接触,此时莹白骨块被放在大罗铜母材质的盒子内。
这东西此时是内敛的,没人敢激活它,不然的话,自身可能被反噬,被一块骨轻易镇杀之。
很快,真骨落在一位九尾仙狐的手中,她长相妖媚,姿色过人,此时露出迷离之色,大眼扑闪,身后不由自主露出九条雪白的尾巴,九尾发出妖光,助她凝视,参悟此骨。
排在前面观看真骨的都是这片区域赫赫有名的人物,最起码都是羽化九重天起步,也算是真仙界的高端力量了。
接着是一位人族古仙,眉心睁开一只竖眼,盯着此物,双手在微微发抖,尽管他知道,自生难以御道化,但是看清这等生灵局部的蜕变,找对大方向,对他们今后道行的提升一样有莫大帮助。
成仙的生灵,依旧是在争渡,这种骨骼犹若黑夜满是大雾的黑面上,出现一座灯塔,可指引与照亮他们前进的大方向。
王煊颇为期待,这块骨还在内敛中,并未处在化道消散的阶段,应该有很大的价值,可以用来印证一些路数。
远处,天妖朱川笑意渐渐敛去,有些忧伤,分明是他得到的御道化真骨,却想着怎么送出去。
如果没人抢,那他就送给共主?或者,如果能安然离开此界,那他就前往违禁之地去朝贡,双手呈上。
到了这个层面,站的越高,他越发觉得自身渺小,什么违禁之地,什么逐超凡水草而居的掠食者,什么刺青者,旧圣和新圣,世外……他无力叹息。
天妖在真仙界高高在上,可是,和那些传说层面的物件与生灵比起来,真的很卑微,有时候他都没资格去参拜。
王煊等了很久,作为羽化登仙前期的生灵,他还真无法排在前面看,但作为出嫁的朱雀仙子的“亲友团”,他厚着脸皮凑了过去。
他从一位神色温和的白孔雀妖仙手中很自然地接过骨块,那是朱雀仙子的姑父,有资格观真骨。
也没人去追问王煊的身份,因为,沾亲带故的人不算少,彼此也不是都很熟,没人觉得,亲友团中会混入一个不明生物。
远处,鹿仙卢广海无比佩服,同时也很无语,真是什么人都有,路上结识的这位胆子真不小,这都能行?
王煊接过去后,自然不好独观,和朱雀、孔雀等一群年轻的妖仙一同观看。
他的眼中有丝丝缕缕光束,不动声色的以精神天眼看尽这块御道化骨头的无尽纹理,此物确实是道的有形载体。
在王煊的精神世界中,他看到了雷霆亿万丈,看到了星光的生灭,星系的崩塌,一个生灵御道化的部分过程,然后,他看到一位恐怖的存在爆碎了,似乎……世外有生灵对他出手。
可惜,过程太模糊,大战不可追溯,真要再推演下去,王煊必然要暴露了。
他铭记下这块骨的无尽纹理后,就要送出去,这东西肯定不能久持手中。
亲友团中的各路年轻的妖仙,都恋恋不舍。
王煊准备送给下一个人,那是一个真仙九重天的老者,此人面带微笑,就要入手。
“看得差不多了吧,呈献上来吧。”火云城的天空中有人淡淡地开口,果然有莫测的势力来了。
老者顿时缩手,没敢去接。
天妖朱川面色微变,竟真有人跟来了,知晓他得到了奇骨,幸好他没准备私藏,不然危矣。
“不知哪位道友前来,若有需要,尽管拿去观摩。”朱川开口。
“是收走,不是观摩。”天空中出现一个纸人,薄薄的纸片,看着弱不禁风,但是,却给人无以伦比的压迫感。
王煊一惊,又是纸片人?这个更强,比上次的要厉害,或许是超绝世层面的生灵,在纸人眉心,写着一个古字:道!
起初,没人认出那个字,但是,当稍微注视时,立刻感知到它的真义,那就是道的本源意义的体现。
王煊觉得,这股势力简直是阴魂不散,出现这个层面的纸人,没准是冲着共主一系报仇而来,但现在却进入对应的真仙界。
“还是给我吧。”一个浑身都是黄色长毛的怪物出现在天穹上,笼罩着混沌气,有些模糊,但是,有些像一头……黄鼠狼。
诸仙没人敢鄙夷,到了这个层面,哪怕它是一只耗子,有了俯视天妖的实力后,也得要被各方共尊。
纸片人在冷笑,意识波动扩散,若是转换成王煊母宇宙的话语,那就是在讽刺黄鼠狼这种“大仙”物种上不得台面。
“轰!”
火云城的天空中,有一只毛茸茸的大爪子轰向纸人,当场有道则流动,域外有星光倾泻下来。
王煊动容,那果然是随手就能摘星拿月的超绝世层面的生物,他利用此机会,快速将奇骨还给老朱雀朱川。
“你耳朵聋了吗,不想活了吧?没听到到吾家师长的吩咐吗,不知道该将奇骨呈献给谁吗?”
酒店洞府中,来了一些纸片人,自己来取御道化的白骨块,看到王煊将此骨送还给老朱雀,没有直接献给它们,顿时翻脸。
王煊勃然大怒,但还没有等他发作,纸片人一起转向朱川。
天妖朱川面色微变,想了想,硬着头皮将此骨祭出,掷向远空。
“各位对不住,老朽谁也惹不起,我愿将奇骨献出去,但是不知道究竟给谁,此物与我无关了。”
几个纸片人冷笑连连,但是,他们只是真仙级的生物,哪怕身后有庞然大物,也不好直接和一位天级生物动手。
天级即幕天境的高手,高于羽化登仙一个大境界。
瞬间,有纸片人腾空而起,追向天际去夺真骨。
同一时间,有一些毛茸茸的妖怪,像是狼又像是黄大仙,也都极速腾空,驾驭妖风和雷电,追了下去。
王煊向这片洞天无人之地走去,边走边渐渐变换容貌,更是快速换了衣物,而后沉着脸向回走。
如果不是这次化名陈永杰,怕万一为老陈招灾,他也不会这样再掩饰一次。
同名其实也无所谓,世间这么大,相同名号的超凡者有很多,但他怕纸片人属于疯狗类型,未来碰巧听到陈永杰的名字后迁怒。
“咦,刚才那个人呢,你看到没有?”有纸片人未走,留在酒店洞府中,朝这个方向而来,问再次变化形体王煊。
它们果然不是善类,只因王煊没又亲手呈献奇骨,就被恨上了,他们追过来了。
王煊没搭理。
“给我站住,老子问你话呢,你没长耳朵吗?”一个纸片人发出强烈的意识波动,在那里爆喝。
“你是我儿子,还是我孙子,我有义务理你吗?”现在,王煊不在化名为陈永杰,无所顾忌了。
他觉得,以后外出,还是不用熟人的名字了,避免多转化一次形体,过于麻烦。
“你找死!”纸片人这股势力显然平日霸道成习惯了,不容别人反抗,敢有人违逆他们就要招来杀身之祸。
现在被人这么挤对,顿时杀气腾腾,两个纸人直接就过来了。
王煊现在哪还会在乎他们的身份,这里是真仙界,他属于查无此人的特殊个体,一点也不惯着他们。
他大步流星,主动冲了过去,一刹那,他探出一只大手,磨灭纸人的术法,一把就攥住了其中一个纸人的单薄的脖子。
仙级纸人?算个毛线!他一把就将它脑袋给揪下来了,噗的一声,居然有鲜血窜出来,让他有些意外。
“啊……”纸人凄厉的惨叫。
“啊你女良啊!”王煊森寒地喝道,哧哧两把,将它给扯碎了,血液和元神之光爆开,焚烧。
他意识到,这次的纸人不一样,有半条命和一半元神蕴含在当中,这样击毙,直接伤其根基,斩其生命本质性的东西。
“你……”另一位纸人祭出异宝,一条捆仙索化成一条真龙,极速游动过来,向着王煊锁去。
砰的一声,捆仙索炸断,刚临近王煊的身体,就被他外放的光芒绞碎了,他一拳轰出去,将此纸人打爆,焚烧成灰烬,血光与元神之光同时崩开,并伴着凄厉的叫声。
王煊杀气腾腾,向着宴会大厅中剩余的一名纸人走了过去。
“你是谁?”那个纸人极速倒退,向着酒店洞府外跑去,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它们虽然霸道惯了,但是看到这么个狠角色,上来就杀它们,也都害怕了,这次为了提升实力,它们可是将真命灌注进纸人中一半,被打死的纸人身的话,会很惨。
“我是你们祖师的爷爷!”王煊说道,追杀了过去。
“你给谁当……”纸片人嗖的一声遁向远空,不敢说话了,因为那人太凶,一步迈出就要追上了。
王煊抬头,看了一眼天外,那两大强者跑域外去战斗了,远离真仙界地表。
怪异海岛
他如凶神恶煞似的追杀下去,来到有御道化真骨的地方,直接大开杀戒,连杀纸片人,吓得毛茸茸的几个妖怪都胆寒,迅速倒退。
王煊一把捞住了奇骨。
就在此时,一艘纸船驶来,上面有一群纸片人,为首的纸人很强,额头上写着一个“仙字”,蕴含着规则之力。
真仙中破限层次的生物?那可不是随便写的文字,而是一种仙符。
更远处,还有天级生物,也就是幕天境界的纸人强者,在和妖物激战。
纸船飞快临近,额头刻写有仙字的纸片人寒声道:“你可知道,自己惹怒了怎样的人?吾家师门,所过之处万教臣服,你这不知死活的东西。”
王煊目光冷漠,比背景?自家父母是奇人,他炫耀过吗,倚仗过吗?
当场,他直接投出奇骨,掷向纸船,而后隔着虚空,一拳轰了出去,激活飞出去的雪白骨块,让它爆发出无以伦比的光芒。。
轰的一声, 那片天空发生毁灭性的大爆炸。
王煊不看结果,掷出奇骨并挥拳后的刹那,果断遁地远去,他该回去了。
事实上,他都不用看,也知道那里纸片人爆碎,各种飞灰扬起。
不久后,他进入飞升崖,回归石屋,收拾完自身,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后,他从容地走了出来。
“秦兄怎么样,收获如何?”苏通无比激动,他早已等在飞舟上了,一些老生也都陆续登船。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去真仙界游了一圈,顺便了杀了一窝真仙级的纸人。”这种话,他也只能在心里念叨一下而已。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深空彼岸-新篇 第141章 奇妙之旅展示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新篇第141章奇妙之旅
崖壁流动霞光,伴着飞升的气息,这是平天书院赫赫有名的飞升崖,院中历代以来,无论是上院还是下院,很多人都是从这里飞升。
而整颗飞升星,主要有四大飞升地,这里便是其中之一。
飞行器触及到仙雾缓缓垂落的崖壁,并没有引发剧烈的撞击声,甚至没什么颠簸与晃动。
它径直没入飞升崖,像是进入一块柔软的粘糕中,然后,石壁内部变得晶莹了,渐渐半透明起来。
在此过城中,时光仿佛在倒流,附近各种景象相继出现,很壮阔,吸引人的的注意力,移不开眼神。
如:右前方,月圆之夜,一位女子站在飞升崖上,面孔精致绝伦,圣洁无瑕,远处大批的学生都在看着她。
诛仙 萧鼎
“毕月女神要飞升了,就此人间不见,仅二百岁出头啊,历代罕见,可惜,我此生道基受损,注定无法羽化登仙,从此仙凡永隔。”
月华下,有人在轻叹,有许多观看她飞升的人情绪共鸣,都在感慨,两百岁出头的毕月女神飞升,修行速度实在惊人,并且在同级战中没败过。
小妈攻略
接着,无尽霞光绽放,雷霆如瀑,伴着光雨,毕月渡劫成功,最后撕开了真仙界的虚空。
“嗯?”王煊看着这个场景,感应到丝丝渡劫气息,从崖壁向他渗透过来,有点滴飞升时的道则余韵。
他动容,这确实不简单,飞升崖内部映现的是昔日旧景,可以为后来者带来真实的渡劫画面,价值无量。
他右前方传来宏大的雷音,
那是一片可怕的天劫,一个三头六臂的变异人,渡劫时,雷霆格外骇人,数倍于成仙劫。
他一身渡劫,虚空中映现出三个元神,引来三重成仙劫,场面着实可怕,雷光无数重。
若非飞升崖是特殊之地,肯定被毁掉了,即便如此,三重大天劫落下后,也让这里碎石飞溅。
每一块石片飞出去,都击碎长空!
“三个元神,都很饱满强大,这个路数不简单。”王煊盯着这个场景,有丝丝渡劫规则气机弥漫过来。
那可不是简单的三头六臂的法体,而是真实存在三个主意识团,三大并立的元神,每个都是强大的真仙。
……
历代以来,各种成仙景象,不断出现,这确实是一次非凡的体验,飞舟上的老生很紧张,新生如苏通、齐晟、凌瑄更是发抖,羽化登仙,有真实场景流动于眼前,这对他们而言是莫大的造化。
只有王煊很淡定,他又不是没渡过成仙劫,有什么好激动的?
以后,如果能和这些历代的最优者遇到,他倒是很期待,至于留下的成仙烙印等,随便看看就算了。
“痛快,造化地啊,飞升崖实在是人间至宝,可沟通仙凡,让我等窥视到历代最强者中部分人的成仙过程。”
一位老生拥有三十六条手臂,此时手舞足蹈起来,那可真是热闹,也不知道是什么种族,保持着人身。
羽化登仙,那些从近代到古代,深远波及万年前的渡劫奇景此起彼伏,持续片刻后消失。
“结束了,我还没看够。”苏通眼神热切地说道。
一位身穿羽衣的学姐,狭长如狐狸眼般眸子,配上鲜红的双唇,颇为妖媚,嫣然一笑,道:“怎么样,没坑你们吧,都说了是随机出现一场造化,你们还不信,回去后记得请我吃仙宴。嗯,我叫胡明丽。”
“这只是开始,前面还有更重要的造化,当然,也伴着风险,走!”又有人开口。
就在这时,前方一艘飞舟返航,向晶莹透明的崖壁外驶去,那一船人中,有多人分明带着仙道气息,光雨洒落,竟是仙级生灵。
“啊,他们……在这里渡劫成为真仙了?”齐晟失神,有些不敢相信。
那艘飞舟上的几位仙级人物,有人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没有理会。
“想什么呢。”胡明丽开口,等到那艘飞舟远去,才告诉他们,那是上院的学生。
苏通、凌瑄顿时倒吸冷气,着实被镇住了,传说是真的,上院的学生有些人成仙了,依旧被特许滞留在人间!
前方,雾气翻腾,明明是飞升崖内部,可却如同一片朦胧的世界,这里有无比浓郁的仙道气息!
甚至,如果说前方就是仙界,苏通都会相信。
“师姐,请明示,这里是怎样的地方,有什么仙缘。”凌瑄开口,姿态放得很低,虚心向胡明丽请教。
“飞升崖很特别,这里可以算是仙凡交界地。”胡明丽笑的妩媚,倒也没有隐瞒,告知情况。
在这里,有一座座石室,能隔着朦胧的雾霭,和成仙者对话,甚至有短暂进入仙界的机会。
苏通、齐晟闻言都动容,这是多么大的仙缘?有可能进入真仙界,提前体验到那里的规则。
“给你们提个醒,大多羽化登仙者都算正常,他们离开过久,有人想了解现世,有人想追寻后人的命运走向,也有人纯粹就是想接近红尘,回味下过往时光。但也有些登仙者不好相处,有个别是恶仙,甚至有的是从书院飞升到真仙界的猥琐师兄,需要注意,嗯,反正我看到是男仙的话,绝对不进那种石屋。”
胡明丽善意的提示,过去不是没出过事。
当然,肯定不会有生命危险,也不会被坏了道基,真出了那种恶劣状况,平天书院的院长会亲自进入真仙界,击毙行凶者。
飞升崖内部这种仙凡交界地,原则是上不允许出现的,但是,它的确对于书院的学生有好处,所以书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另一位老生补充,道:“渡过成仙劫的人,进入真仙界后,除非被共主等人施法,特许回归,不然他们无法走进现世,在当年羽化时就已经打上真仙界的印记,必须遵守相关规则。”
而在这里,登仙者可以将石屋中的人短暂接引进去。
鬼吹灯 天下霸唱
王煊思忖,这里和他的母宇宙有些相像,大幕,成仙后列仙栖居的大结界,似曾相识。
他认为,极尽古老的时期,不同的宇宙文明有过接触。
SK8无限滑板
一排石屋,有些很暗淡,有些则在发光,从门窗照耀出神圣仙道光雨的房间,证明对面有真仙出现。
王煊很随意,选一座石屋,他穿过迷雾,迎着光雨,径直就入内了。
房间内陈设很简陋,只有一张石桌和一张石椅,石桌紧贴墙壁,墙的背后疑似就是真仙界。
那里模糊,朦胧,仙气涌动到现世的飞升崖内部来。
“小友英姿勃发,气宇轩昂,早晚会是我辈中人。”墙壁的背后,有声音传来,在大雾中浮现出一道身影,飘飘然欲飞天。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形象的真仙,其形体渐渐清晰,他双目深邃,内有日月星空,身穿羽衣,仙道气质十分出众。
“见过前辈。”王煊平静地开口。
羽衣真仙点头,道:“遇真仙而从容,心有静气,精神意志坚韧,将来恐怕不只要进仙界,还要攀登更高层次的那方真实世界。”
他对王煊评价很高,自报姓名,名为邹平,千年前羽化成仙,就是在这飞升崖上渡劫。
“前辈过誉了。”王煊看着他,评估真仙界这位登仙者的实力等级,凭其仙光异象等判断,应该在羽化三重天左右。
“不用客气,称我一声老师兄即可,我曾在平天书院修行多年。”邹平开口,没有什么架子,虽为真仙却不高冷。
王煊自然给予尊重,和他很融洽和自然地交谈。
“我在现世中没有留下子嗣,亲故当年更是都早已逝去了,孑然一身,进入仙界,没有什么可留恋的,有些机缘不知道要送谁,既然你来了,就说与你听吧。云苍星,断星山下,地底深处有仙级火莲三株,其不朽特性,可帮人练成金身。海蓝星,极北冰原上,第五高峰山腹内部有空明草,可洗礼人的元神……”
邹平一口气说出数处造化地,都孕育有天地奇珍,着实不简单,能够成仙的人果然都有各自的大机缘。
“多谢师兄,惭愧,竟无以为报。”王煊说道,这位从容平和的师兄还真是大方,见面就送大礼。
邹平道:“师弟,其实我也算是有事相求,想请你去金斗星,帮我去取一个铁函,送到这里。”
王煊开口:“请详细告知,看我能否取到手中为师兄送来。”
“此铁函很重要,关乎我的成道之路,还请师弟进来详谈。”邹平说道,那石墙熔化了,白色大雾汹涌,包裹着王煊,将他带进真仙界。
王煊没有反抗,顺其自然,倒也想见识下此方大宇宙的仙界什么样子。
他从这极为特殊的仙凡交界地,进入了真仙界。
眼前是一片不大的空间,很封闭,与真仙界大环境隔绝,像是在虚空中。
“这是我开辟的小型洞天,还未点化生机,事关重大,需要在这里隔绝天机,还请师弟见谅。”邹平客气地说道。
“我要你去找的铁函中有一张人皮,铭刻着一些奇异的图文,不需要害怕,那是一位圣贤所留,生前比之共主都要强大。”
邹平说着,为王煊展示真实图景,同时他双目幽幽,变得深邃,居然在侵蚀王煊的元神,要干预他的思感。
此人不是善类!
王煊第一时间有了这种感觉,不过,他无所畏惧,不然也不会不反抗的过来。
“记住,一定要把它带过来,未来我需要它合道。”邹平已经不掩饰,全力以赴,像是祭炼法宝般,要炼化王煊的元神。
为了事后不惊动现世中人,不留下隐患等,他准备了很多年,并且此时也在付出很大的代价。
身为真仙,他居然在咳血,因为他要承受真仙界规则对他的压制,他现在有些违约了。
“你让我帮你找一位无比强大的刺青者留下的人皮?”王煊冷幽幽地问道。
“什么,你没有受到任何影响?”邹平瞳孔收缩,对付一位养生主,他略微违约,理论上应该不会有任何隐患的控制了对方才对,结果……出意外了。
邹平点头道:“失敬,原来是上院一位了不得的奇才,该不会已经是我辈中人了吧?远超我的预料。”
然后,他的目光就冰寒无比了,杀意浓郁的化不开,今天不可能走漏风声,要解决掉隐患。
他的力量解封了,直接由羽化三重天猛烈提升到羽化登仙级六重天,实力暴涨!
然而,他感觉眼前一花,脖子被人一把攥住了,几乎被勒断,那只手掌强大而有力无比。
他眼前发黑, 这是什么怪物?坐着下院飞舟而来的新生,为什么这么恐怖,分明是极强的真仙。
一瞬间,王煊封住他全身,而后,一顿暴打,从他的储物手镯中取出各种仙家珍品,在那里小酌,开始搜刮其所有,探索其元神。
尊贵庶女 夏日粉末
这是从未有的事,仙凡交界地,真仙翻车,被下院的新生擒下,进行审讯。
很快,王煊动容,这个羽化六重天的邹平,其元神核心部分竟然是空洞的,缺失的,这种情况下,他都到了羽化六重天,这件事非同小可。
“这次真的涉及到了刺青者吗?”他自语,有种预感,这不是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