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諸天從茅山開始 龍升雲霄-第三百六十七章:黑水鎮的金錢至上法則分享

諸天從茅山開始
小說推薦諸天從茅山開始诸天从茅山开始
开局:一个民国位面正文卷第三百六十七章:黑水镇的金钱至上法则队伍有了分歧。
在生死攸关面前,很少有人能够冷静。
空間 靈 泉 有點 田
五人小队也是如此。
张恒模糊两可的话,给了众人很多猜想。
尤其是三个男生,他们已经被吓坏了,面对是留在船上,还是下船跟随张恒,去更危险的黑水镇,这注定是个两难的抉择。
犹豫再三。
三名男生选择留下。
他们要赌一赌运气,万一,黑水镇的下一站就是现实呢。
或许能像张恒说的那样,作为没有被诡异力量侵染的普通人,到了下一站后能顺利下船。
“糯糯…”
面对三人的选择。
夏欣犹豫再三之后,也向杨糯糯小声道:“我也想留下。”
杨糯糯楞了一下。
三人选择留下她能理解,夏欣选择留下却出乎了她的意料。
作为好闺蜜,夏欣居然没有相信她的判断,而是要跟随大家赌运气,这在她看来太傻了。
“糯糯,你不用劝我了。”
“我们在船上走了两站地,除了乞讨鬼以外也没有遇到别的危险。”
“或许我们真的很幸运也说不定,我习惯了船上的这份安逸,已经不想再下船冒险了。”
夏欣给出了自己的解释。
杨糯糯沉默少许。
我家暴君要反天
她不确定谁的选择是对的,或许选择下船的她会死,留在船上的众人会活也不一定。
更重要的是,这是夏欣自己的选择。
强行将她拉下去话,遇到危险,她会不会后悔说:“要是留在船上就好了。”
“保重。”
相视无言。
杨糯糯只能苦涩的笑了笑:“努力活下去吧。”
“是的。”
夏欣站在船上。
挥着手,目送着杨糯糯与张恒下船。
“相比船上。”
“法则之地更危险,不过机会也多。”
“我知道一个叫陈挺的人,他是皇秦岛市的负责人,也是一名还算不错的驾驭者。”
“他驾驭的诡异,就是在法则之地内获得的。”
“凭借着这份力量,他成为总部在皇秦岛市镇守使,大权在握,着实风光了几年。”
张恒拄着拐杖,边走边说。
听到这话。
杨糯糯有些不解的问道:“现在呢?”
“现在?”
张恒摇头:“他失踪了,可能是死了吧。”
“不过生生死死也就那么回事,有人空活百岁,什么也没有得到过。”
“有的人并不长命,却生如夏花,非常璀璨。”
“是你话,你是想活的轰轰烈烈,还是默默无闻的死去?”
杨糯糯沉默少许。
想了想,犹豫着说道:“我更希望自己能轰轰烈烈的活着,好做点有意义的事。”
张恒没有反驳。
他静静的站在码头上,打量着这座岛上小镇。
入眼。
这座小镇看上去有些现代化,风格大概在八九十年代。
再看。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小学,诊所,商店,住宅楼,一应俱全。
要不知道的人来了。
或许会觉得自己来到了某个老旧小区呢。
“诡异是没有情感的,有的只是进化的本能。”
“而想要进化,让自己变得更强大,不外乎两种方式,掠夺与使用。”
“掠夺好理解,同一方向的法则,相互吞噬可以取长补短。”
“使用呢,则是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做自己该做的事。”
张恒走在前面,看着距离码头最近的商店:“不出意外的话,这间商店的主人,应该是拥有交易类法则的诡异存在,
在我们人类的评级中,这一类的法则危险度是非常低的,因为交易可以用一个字来概括,那就是商,拥有这个字的存在,没有什么是不能商量的。”
回头看了眼杨糯糯:“我喜欢这个法则。”
杨糯糯也喜欢。
因为从张恒的话语中,她能听出这个商店应该没什么危险。
只是下一秒。
这个想法就被她给推翻了。
跟随张恒,踏入商店的一瞬间,她就被里面的东西吓了一跳。
入眼。
商店的货架上琳琅满目,摆放着许多诡异物品。
能自己活动的鬼手,锋利的尸牙。
画着淡妆的人脸,让人头皮发麻的寿衣,带血的梳子,还有湿哒哒的假发。
放眼望去。
里面的商品不是沾染着诡异气息的物品,就是被肢解的诡异本身。
“你是什么鬼东西?”
张恒没等再看下去,就被一个诡异存在吓了一跳。
只见它做少女打扮,衣着暴露,穿着豹纹短裙。
注意到张恒后也不袭击他,反而站在那里扭啊扭,怎么看怎么别扭。
“你也是出来卖的?”
张恒看了眼货架上的商品,又看了眼这个行为古怪的诡异,非常服气的叹息道:“你他妈的真是个天才,就说这里是商店,什么都有得卖,你也不能在这里卖,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前辈,它是什么意思啊?”
杨糯糯有些懵。
“你不懂。”
“阴阳乃天地之初始,要是让这玩意跑出去,非得天下大乱不可。”
张恒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幅画面。
画面上。
男的做完事后留下几张百元大钞,随后就被女人一口吞进了肚子里。
这就很莫名其妙。
踏踏踏…
不等再想下去,身后就有脚步声传来。
张恒回头看去,只见身后站着个头大如斗的诡异店员。
这名店员的样子很吓人,身上穿着染血的工作制服。
细看,上面还有字迹能够辨认:“微笑商店。”
呼!
呼!!
大脑袋店员喘着粗气,脸上没有一点微笑。
和正常的活人不同,他口鼻中喷出的气体是黄色的,还带着某种腐蚀性气味。
看着它的反应。
张恒看了看自己二人,想了想,从口袋中拿出了几张鬼币。
杨糯糯擦了擦眼睛。
说来也是奇怪,看到鬼币的瞬间,大脑袋诡异看上去居然和善了几分。
顾客就是上帝吗?
杨糯糯不知道。
她只知道,这句话在人间有个前提:有钱就是上帝, 没钱,没钱连妈都没有。
“这是鬼币。”
“也叫买命钱。”
“相传由金钱类的诡异法则凝聚而成,因为本身便属于诡异物品一类,对诡异也是有效的。”
“当然,根据诡异实力的不同,需要用不同面额的鬼币才能影响到它。”
“就拿受袭来说,受到普通诡异的袭击,一元面额的鬼币就能在一段时间内免疫侵袭。”
“如果是强大的诡异,想要暂缓受到侵袭就需要用到十元,甚至百元面额的鬼币。”
张恒看出了杨糯糯的好奇,为她解释道:“金钱法则,有钱就有一切。”
杨糯糯虽然经历过一次诡异事件。
却从未想过,诡异的世界居然如此多姿多彩。
张恒见怪不怪。
因为就是他,也不敢说自己了解诡异世界。
不过作为总部的首席顾问。
张恒的待遇还是不错的。
像他,每年有一百零七块鬼币的薪水,相比之下,队长的年薪补贴只有十三块六毛六。
不要小看这笔钱。
交给普通人的话,十一块钱,足够让他在十一小时内,免疫普通诡异袭击。
就是面对比较厉害的诡异,十一块钱,起码也能支撑一个多小时。
当然。
如果这样说没有对比性。
那么可以比较下商店里的物品价格。
染血的梳子是十六块钱,破旧的黑纸伞是三十三。
再往墙上看看。
墙上挂着个干干瘦瘦的诡异。
上面写着六个字:‘出售懒鬼一只。’
下面的标价是:五十二。